|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百万文字论坛资料图库
猎聘发布《2019Q3中高端人才招聘与就业全景大数据报告》:京沪仍
发布时间:2019-11-10        浏览次数:        
 

  2、互联网、房地产人才供需稳坐头两把交椅,明显高出其他行业;京沪仍是人才供需大户。

  3、金融中高端从业者平均月薪19979元,位居各大行业之首,比全国中高端人才月薪均值多近3000元;北上深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超2万,北京2.2万领跑全国。

  4、互联网行业最能留住中高端人才,交通贸易中高端人才流失最严重;互联网、房地产第一人才来源行业为金融,制药医疗第一人才来源为互联网;金融、电子通信、交通贸易第一人才去向行业为互联网。

  5、在流入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来源区域与流出一线城市的人才去向区域中,一线城市仍居首位,杭州位居第二;在流入新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来源区域与流出新一线城市的人才去向区域中,新一线城市居于首位,上海位居第二。

  6、近30%的猎头职位集中在互联网行业,为全行业之最;房地产猎头职位薪资最高,平均月薪高达4.4万。

  7、京沪两地猎头职位最多,合计占比超4成;北京猎头职位平均月薪3.98万元位居第一,深圳猎头职位平均月薪3.59万元位居第二。

  8、猎头热招职位多集中在管理层、互联网属性的技术岗,后者包括Java、算法工程师、架构师。

  9、在机器人、物联网、智慧医疗三个新兴热门高科技领域中,物联网三季度人才需求同比增长最快,增速约27%;智慧医疗领域中高端从业者薪资最高,连续三年平均月薪超1.85万元。

  11、京沪应届生起薪最高,平均月薪为9000元左右;杭州、南京的应届生起薪均已超过广州,东莞应届生起薪直逼广州,广州对应届生的薪资竞争力受到非一线城市的挑战。

  近日,国家部委相继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全国就业总体稳定,这无疑给全社会尤其是与就业相关的群体吃下了定心丸。中高端人才领域的就业问题关系着行业的高质量发展,为了回应社会各界对中高端人才的关切,猎聘大数据研究院推出《猎聘2019Q3中高端人才招聘与就业全景大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主要阐述了三季度全国中高端人才的供求状况、薪资、行业人才流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人才的流动情况、猎头职位的分布与薪资、新兴热门高科技领域招聘趋势、应届大学毕业生的起薪状况,多维度、全方位地解析中高端人才的就业趋势和特点,为企业招人、人才求职、行业及地域人才实务及研究提供参考。

  根据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10月18日发布的信息,三季度国民经济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前三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97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99.7%,就业形势总体平稳。

  10月2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信息显示,三季度,100个城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市场求人倍率为1.24,这意味着平均一个求职者对应1.24个就业岗位,劳动力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今年,中央把“稳就业”放在了“六稳”的首位,各地区、各部门形成合力,不断落实与强化各项就业服务政策,企业和劳动者自强不息,再加上我国经济总量的不断扩大,全社会顶住了经济下行的压力,形成了稳定的就业局面。

  在全国就业总体平稳的大环境下,全国中高端人才在三季度的紧缺程度加剧。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7~9月,全国全行业人才紧缺指数(TSI即Talent Shortage Index的缩写,意为人才紧缺指数。TSI1,表示人才供不应求;TSI1,表示人才供大于求。如果TSI呈上升趋势,表示人才越来越抢手,找工作相对容易),每个月TSI值都大于1,7月比6月略有下降,8月达到了前三季度的最高水平,为1.14,9月略微下滑,但仍为前三季度较高值。

  在国家提倡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各大行业也需要人才的高质量发展。当前,中国经济的转型呈现升级态势,正如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所言,转型正从要素规模的扩张,逐步转向全要素生产率提升、逐步转向依靠技术进步来提升,这些领域的发展必然为人才升级提供规模增长空间和就业扩容空间。未来,经济承压的现象依然存在,然而中高端人才在就业方面的保值优势总体受外界因素影响较小。

  从2019年三季度全国中高端人才在各大行业的需求分布来看,互联网以27.26%的占比遥遥领先,位居第二的是房地产行业,占比为13.69%,两者位于第一梯队,人才需求占比均超过10%;金融、消费品、机械制造、制药医疗、服务外包、文教传媒、电子通信位居第二梯队,人才需求占比均超5%,具体区间为5.64%~9.52%;能源化工、交通贸易、其他行业位居第三梯队,人才占比低于5%,,具体区间为0.76%~3.42%。

  同一时期,从各大行业的人才供给来看,互联网、房地产、机械制造、金融为第一梯队,人才占比均为10%以上,区间为10.91%~17.28%;第二梯队为消费品、电子通信、文教传媒、能源化工、制药医疗、服务外包,占比均超过5%,具体区间为5.13%~8.36%。人才供给占比低于5%的为第三梯队,涵盖交通贸易和其他行业。

  总体而言,各大行业人才需求与人才供给的排序并不一致,这也从一方面证明了在就业平稳的大趋势下,行业间的发展不均衡,就业内部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

  在各大行业中,互联网和房地产行业无论在人才需求还是供给方面都具备较大优势。互联网行业的优势在于产业本身迅速更新迭代,互联网用户基数极大。根据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在10月20日乌镇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超过90%的中国宽带用户使用光纤接入,数量已居全球首位;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为8.54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61.2%,网站数量518万个。

  在房地产行业,房住不炒的概念已经成为发展的主流趋势,该行业呈现稳定、健康、有序的发展特点。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房地产国内生产总值为16168亿元,同比增长4.2%;当前房价平稳,各方面维持了基本平稳的走势。而房地产关联产业多达几十个,在行业发展稳定的情况下,也为人才供需双方提供了相对较多的选择。

  2019年三季度在中高端人才需求分布排名前20的城市中,北京、上海位居前二,分别为12.97%、12.67%,为第一梯队,总和占比为25.64%;深圳、广州、杭州为第二梯队,人才需求占比均超5%,具体区间为5.08%~8.50%,总和为21.16%。低于5%的城市为第三梯队,包括成都、武汉、南京、苏州、西安等15个城市,人才需求占比区间为0.97%~3.36%,总和为26.56%。

  在人才供给城市分布前20城市中,上海、北京位居前二,分别为16.45%、16.40%,京沪两地人才供给占比总和为32.85%。深圳、广州为第二梯队,占比为7.66%、5.15%,总和为12.81%;其他占比低于5%的16个城市为第三梯队,占比总和为31.77%。

  总体而言,北上深广在人才需求和供给方面仍具有较大优势;在新一线城市中,杭州冠军的位置基本成定局,最有望追上杭州的城市是成都,无论人才需求还是供给占比都位于杭州之后,且与杭州保持着不大的差距。杭州和成都都有省会的优势,此外这两个城市均积极在新兴产业上布局,在吸引人才上更是频出新招,不甘示弱。

  整体来看,不同梯队的城市间的中高端人才的供需差距在不断缩小,这说明在政策、经济和技术驱动下,城市之间的差距在逐渐缩小,在城市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中高端人才对工作地域的选择变得更多样、更丰富,这就倒逼城市进一步寻求创新手段和塑造更完善的就业环境,以吸引更优秀的人才。

  1、金融中高端从业者平均月薪最高,比全国中高端人才月薪均值多近3000元

  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全行业中高端人才的平均月薪为17153元。分行业来看,金融、互联网行业均超过了19000元;房地产、电子通信均超过了17000元;服务外包、制药医疗、消费品、能源化工均超过了16000元;交通贸易和机械制造均超过15000元;文教传媒最低,平均月薪14876元。金融、互联网、房地产、电子通信行业中高端人才的平均月薪均超过了全国全行业中高端人才的平均水平。

  相比之下,金融、互联网属于各大行业中当之无愧的高薪行业。这两个行业具有极强的融资、造富能力,因而从业者薪资也较高。

  在全国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排名最高的前20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位居前三,平均月薪均过2万,分别为22184元、21279元、20866元。广州薪资排名第四,为19019元。杭州薪资排名第五,为17503元。北京市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北上广深杭的平均月薪均超过了全国中高端人才薪资的平均水平。

  平均月薪为15000~17000元之间的城市有6个,包括南京、厦门、佛山、福州、成都、东莞;月薪为14000~15000元之间的城市有9个,包括长沙、苏州、宁波、济南、无锡、青岛、重庆、武汉、天津。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20个城市中,除了4个一线个新一线个二三线城市厦门、佛山、福州、无锡的薪资排名位于不少新一线城市之前,厦门在二三线城市中薪资最高,平均月薪为16232元,在所有20个城市中位居第7,在杭州和南京之后,比杭州低1271元,比南京低65元。这4个城市均分布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在招才引智还是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都较为积极,因而其中高端人才薪资不菲。

  从2018年三季度到2019年三季度,全行业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呈现正值的行业是互联网、制药医疗、房地产、服务外包,分别为6.45%、5.36%、3.47%、2.15%。其中,名列前三的互联网、制药医疗、房地产行业的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均高于3%。

  互联网行业具有强大的人才吸纳能力,以其更新迭代的强大技术、灵活的用工和办公方式,开放、多元的文化吸引更多的青年人才。制药医疗作为大健康产业的重要部分,得到了全社会的重视,中央政府今年7月推出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提出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 政府、社会、个人协同推进,建立健全健康教育体系。在这个体系内,制药医疗将得到更好的发展,吸引更多的人才。位居第三的是房地产行业,该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和支柱性产业,关联的产业链长,因而对中高端人才具有较大吸引力。

  净流入最低的三大行业是金融、电子通信和交通贸易,分别为-6.65%、-7.72%、-7.73%,金融由于受经济下行和2018年P2P大规模爆雷的影响,行业发展趋于求稳,因而出现了不小的人才流失。电子通信和交通贸易的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相当。

  《报告》针对中高端人才净流率最高的三大行业和净流入最低的三大行业,分析从2018年三季度到2019年三季度这些行业中高端人才的来源与去向行业,寻找其吸引和流失人才的深层原因。

  从互联网行业人才来源分布的排名前五的行业来看,人才占比区间为10.55%~17.42%。其中,金融是其人才来源比例最多的行业,占比为17.42%;电子通信位居第二,占比为16.53%;广告传媒排名第三,为13.81%。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离不开融资、技术,也离不开运营、市场宣传,这些恰恰是金融、电子通信和文教传媒行业的最大优势。

  制药医疗行业排名前五的来源行业人才占比区间为9.13%~16.92%,其中互联网公司的人才占比最高,为16.92%;机械制造和消费品人才占比相当,约为14%。随着全社会对于健康的重视,制药医疗也积极跟互联网进行融合,进而助推智慧医疗的发展。制药医疗涉及产品与器械的制造,因而少不了和这个行业有人才往来。制药医疗跟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也需要在流通领域购买,因而在这一点上跟消费品有很多相似之处,因而制药医疗会吸纳消费品行业的人才。

  房地产行业的人才来源位居前五的行业的分布区间是9.04%~17.00%,来源最多的人才所在的行业是金融,占比为17.00%;互联网和服务外包行业位居第二和第三,两者占比差距微小,分别14.25%、14.02%。房地产和金融行业互相渗透,相互影响;而互联网人才的加入有助于提升该行业的效率和用户体验。在房地产行业,服务业务和中介业务是这个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来自服务外包行业的人才会进入这个行业。

  中高端人才净流入最低的三大行业为金融、电子通信、交通贸易,它们人才去向最多的行业均为互联网行业,其占比在去向的前五行业中遥遥领先。

  金融行业人才去向的前五行业人才占比区间为5.08%~34.27%,互联网占比最高,为34.27%;其次服务外包,为15.81%;电子通信行业人才去向最多的五大行业人才占比区间为4.84%~42.21%。该行业人才去向最多的行业是互联网,人才占比为42.21%;其次是机械制造行业,人才占比为18.62%。交通贸易人才去向的前五行业占比区间为7.55%~26.82%。

  对比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行业人才来源和人才净流入最低的行业人才去向情况,可见互联网行业在人才跨行业的流动中比较活跃,它对人才的吸引力辐射到其他行业,同时,该行业的人才也积极流向其他行业,为其他行业的转型升级贡献力量。从行业人才流动的特点来看,能留得住人才的行业人才来源最多的是新型或多金的行业,其余则是业务关联度较高的行业;人才流失较多的行业人才流向第一为新型而多金的行业,其余也是业务关联度较高的行业。这充分表明,行业间中高端人才的流动是趋利避害的。

  此处将四个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分析流入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来源,以及流出一线城市的人才去向情况。从2018年三季度到2019年三季度,流入一线城市人才来源城市主要以一线%。在非一线城市的人才来源城市中,杭州位居第一,占比为4.66%;苏州第二,占比为4.47%。南京、天津位居第三、第四,占比为3.16%、3.13%。武汉位居第五,占比为2.99%。

  同一时期,在流出一线去向城市中,一线城市也是其占比最高的目的地,占比为33.44%。此外,在其非一线城市去向地中,杭州占比位居第一,为8.15%;苏州第二,为4.16%。武汉、成都、佛山位居第三、第四、第五,占比为3.70%、3.43%、3.03%。

  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来源和去向区域最主要的都是一线城市,而在其非一线城市的来源地和去向地中,杭州位居第一。杭州在新一线城市中经济形态成熟、产业发展完善,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发达,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才。在招才引智方面,杭州不断升级人才行政,加强对青年人才提供优质服务的力度,并积极进行招聘制度的探索。今年10月,杭州市向全球公开招聘聘任制公务员5名、市级机关特聘雇员14名,大力引进“高、精、尖、缺”人才,畅通人才来源渠道。这也是杭州人才工作在体制机制领域改革的探索创新。同时,杭州向毕业五年内的大学生提供低于市价的人才公寓,未来三年,杭州将重点实施“青年人才弄潮工程”,面向全球招揽青年人才。这些举措都会进一步提升杭州的人才吸引力和竞争力。

  今年第一财经发布了2019新一线座新一线城市包括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西安、苏州、天津、南京、长沙、郑州、东莞、青岛、沈阳、宁波、昆明,此处将新一线城市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分析流入新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来源,以及流出新一线城市的人才去向情况。

  在流入新一线%。此外,在非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来源地中,上海、北京、深圳、广州位居第一至第四,占比分别为15.10%、13.13%、7.70%、3.70%。无锡位居第五,占比为1.64%。

  而在流出新一线去向地域中,第一流向地仍以新一线%。在新一线城市外,上海、北京、深圳、广州位居第一至第四,占比分别为18.77%、12.01%、8.10%、4.05%。无锡、合肥、常州、佛山、嘉兴、贵阳位居第五至第十,人才占比区间为0.75%~1.83%。

  从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来源地域和去向地域来看,新一线城市仍是主体;在其非新一线的人才来源和去向城市中,上海位列首位,这很大程度上因为新一线个(杭州、苏州、南京、宁波)在长三角地区,接近上海,而上海本身是国际大都市,具有强大的人才虹吸效应。

  综合分析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的中高端人才流动情况可以看出,实力相当的城市之间人才互相流动更活跃。人才在城市的选择上倾向于门当户对,在此基础上,选择综合实力更强的城市发展。

  在国家大力倡导高质量发展大环境下,各行各业都在寻求高质量人才助力行业的发展,这也促使他们借助猎头搜寻优秀人才。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猎头发布的职位遍布各大行业,互联网、房地产和机械制造的猎头职位占比分别为29.59%、16.36%、11.05%,合计为57.00%。

  互联网行业以29.59%的占比遥遥领先。这与互联网行业在国内的蓬勃发展相关。互联网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需要从各个行业挖掘更优秀的人才给互联网带来新的创新方式,因而该行业的企业也有意愿通过猎头搜寻优秀人才。房地产和机械制造都是国民支柱性产业,伴随着这两个相对传统的行业的转型和升级,以及越来越多的科技驱动因素影响,这两个行业也需要大量的高质量人才加入。

  在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猎头职位行业平均月薪的排名中,房地产行业的猎头职位薪资最高,为43954元,是唯一月薪超过4万的行业。金融行业的猎头职位薪资位居第二,为39828元;排名第三的是互联网行业,猎头职位的平均月薪为34944元。

  从各大行业猎头职位的平均月薪来看,所有行业均超过2.5万元,这与企业委托猎头招聘的多为对专业能力要求较高的重要岗位有关,因此职位薪资相对较高。

  在猎头职位分布的前20城市中,北上深广四个一线城市位居前四,占比总和为57.15%。其中,北京、上海两地更是囊括了比例最为庞大的猎头职位,两地占比分别为21.67%、20.87%。一线城市猎头职位集中度较高,因为一线城市汇聚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和企业,供需双方的需求都很大,为猎头行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此外,各地政府机构对猎头行业的重视也为猎头在当地的发展提供了沃土。2019年以来,猎头职位占比最高的北京市已经多次出台猎头相关措施以提高人才引进力度。今年年初,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北京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市财政局、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首次印发《关于进一步发挥猎头机构引才融智作用建设专业化和国际化人力资源市场的若干措施(试行)》,引导猎头机构为北京市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和社会组织等各类用人单位提供精准服务,并为猎头行业出台了多项优惠政策,猎头机构成单后单笔奖励最高50万元。今年9月12日,北京市人力社保局首次发布“使用猎头机构选聘人才岗位需求”,共计30个人才紧缺岗位。

  在猎头职位分布前20的城市中,杭州以5.37%的猎头职位占比位列第五,仅次于一线城市。这说明杭州在新一线城市中综合发展较好,城市竞争力不断增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汇聚了大批优秀人才,从而成为猎头搜寻人才的重要目标地。

  在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猎头职位城市平均月薪的排名前20个城市中,超过3万的有8个城市(北京、深圳、上海、杭州、郑州、广州、成都、厦门)。其中,北京猎头职位的平均月薪排名最高,为39839元;深圳、上海位居第二、第三,猎头职位的平均月薪分别为35925元和33663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一线城市中杭州、郑州的猎头职位平均月薪均高于广州,位居第四、第五。此外,成都东进吸引力凸显超105亿民间投资落地。杭州的猎头职位平均月薪与位居第三的上海仅差174元。由于杭州在此前各城市引才新政中表现较为突出,且整体发展速度较快,产生了大量的人才需求,因此企业愿意委托猎头高薪聘请核心岗位人才,而高薪也是吸引优秀人才的一个重要筹码。

  从2019年三季度全国猎头热招排名前15的职位来看,这些职位多集中在管理层和技术层,其中部门/事业部管理占比最高,为3.95%。管理层整体涵盖了CEO、副总、总监、经理/主管级别。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5个热招职位中,技术类岗位占了三席,分别是Java、算法工程师和架构师,占比分别为2.23%、1.38%、1.14%。这些技术岗位都带有互联网行业属性,技术岗地出现凸显了企业对技术业务的重视。

  2019年以来,全国涌现不少新兴热门领域,其中机器人、物联网、智慧医疗备受世人瞩目。《报告》针对这三个领域,分析它们各自的人才需求和薪资状况。

  从2019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各个季度三个领域的人才需求同比增长来看,总体呈上升趋势。其中,智慧医疗人才需求增长波动较大,分别为60.20%、-6.08%、24.98%。机器人、物联网的人才需求同比增长相对平稳,前者为25.94%、10.31%、25.19%;后者为11.99%、5.62%、26.97%。

  对比三个领域来看,一季度智慧医疗人才需求同比增速最大,为60.20%;二季度机器人增速最大,为10.31%;三季度物联网的增速最高,为26.97%。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人成为其中的一个热门应用。中国电子学会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今年,全球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94.1亿美元,2014年~2019年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2.3%;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86.8亿美元,2014年~2019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20.9%。根据预测,2021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占到全球市场的33.5%。随着2019年9月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召开,机器人再次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未来还会产生更多的人才需求。

  智慧医疗是AI在医疗方面的应用,其发展可以减少患者候诊时间,优化看病流程,以及病案管理,可以有效缓解看病难、流程繁的问题,切实提高了老百姓就医的满意度和体验。在制药医疗整体发展良好且全民健康被提高到国家层面的高度,制药医疗还会保持较高的发展速度,在这个专业门槛较高、与民生休戚相关的领域,将会释放出大量的就业机会。

  在已经到来的5G时代,5G网络以其超大带宽、超低时延的特性安全高效地实现人与物、物与物的随时随地连接,为物联网进行万物互联创造了条件,支撑物联网核心技术的操作系统成为国内外各大巨头抢滩的热门领域,谷歌、微软、亚马逊纷纷推出各自的物联网操作系统,阿里巴巴、腾讯、华为以及美的、海尔、庆科等公司均加入到物联网操作系统的大军中。10月25日,海尔生物成功挂牌科创板,成首只物联网科技生态股。物联网领域迎来大爆发时代,大量的机遇背后也意味着一场激烈的人才争夺战正在拉开帷幕。

  从2017年到2019年机器人、物联网、智慧医疗三个领域各年度的平均月薪来看,每个领域的薪资都呈现增长趋势。其中,智慧医疗的整体薪资最高。2019年,这三个领域都达到了近三年平均月薪的最高点,智慧医疗、物联网、机器人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为21951元、18047元、17602元。

  这三个领域普遍薪资走高,一方面是这些领域是新兴高科技领域,自带高薪属性,另一方面这些领域的人才具有稀缺性,物以稀为贵也正是其高薪的原因。

  根据人社部的公开数据,2019届高校毕业生为834万人。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到三季度全国全行业应届生的平均起薪为7566元/月。从各大行业来看,2019年互联网、金融、电子通信行业的应届生平均起薪均破8000元,超过了全国应届生平均水平。互联网行业的平均起薪最高,达8532元/月。

  从连续三年的应届生起薪来看,各大行业都呈现出逐年上涨的趋势。总体而言,互联网、金融、电子通信行业连续三年的起薪最高。

  应届生是输入各大行业的新生力量,也是重多企业秋冬季招聘重点争夺的对象。从各大行业应届生起薪逐渐递增的情况可以看出,企业愿意在新人身上多投入资金来培养后备军。而像互联网这样的行业,更注重创新,不以年资论英雄,组织结构年轻化的趋势更明显,应届生也更是抱持开放、欢迎的态度,这从一方面也推高了该行业应届生的起薪水平。

  猎聘大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北京应届生平均起薪为9062元/月,突破9000,位居第一;上海为8965元/月,接近9000,比北京低97元。深圳以8590元/月的起薪位居第三。杭州、南京排名第四、第五,起薪为7000元/月、6979元/月;广州位居第六,平均起薪为6971元。

  近两年新一线城市,成为了很多应届生的首选,但是从平均月薪起薪上来看,新一线城市在薪资方面明显竞争力不足,还应在薪资方面发力以吸引更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才。

  在这20个城市中,平均起薪为8000元/月以上的城市有三个,为北京、上海、深圳。排名第20的重庆平均起薪为5948元。在北上深之外的17个城市,平均月薪区间基本上都在6000~7000元/月之间。

  北上深高薪的另一方面,是较高的生活成本。北上深之外的17个城市之间薪资差别并不是很大。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南京的应届生起薪已经超过了一线元。而排在广州之后的东莞、苏州,应届生起薪仅比广州低25元、220元。

  广州用人机构在吸引优秀应届毕业生方面,建议提高薪资待遇,否则很难凸显一线城市的优势,而且还存在着被省内外城市以更高的薪资抢走人才的风险。

  就业跟经济形势的发展密切相关。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10月曾公开表示,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但国内有力的支撑因素比较多,下一步经济保持平稳运行还是有条件、有支撑的。在人社部2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就业促进司司长张莹指出,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我国就业形势将继续保持总体平稳,城镇新增就业有望提前超额完成,城镇登记失业率、城镇调查失业率预期低于控制目标。

  从两部委的预测可以分析出,当前形势对于所有企业和求职者而言,希望与挑战并存。在大局势平稳的情况下,人才的供需双方需要盘活自己手头的筹码,规划好自己前进的步骤,稳中求进,步步为营,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时刻为自己充实好前进所需的粮草、弹药,切实落实好每一个小目标,力争到2019年结束时做到完美收官。